中秋档刚过,国庆档来了。

短短7天,集合了11部新片。

这其中,有两部最「硬」。

《攀登者》和《中国机长》。

都是硬汉戏,同一天上映,正面刚。

这两部电影,卡司都很强。

一边是吴京,章子怡,胡歌。

一边是张涵予,袁泉,李现。

要流量有流量,要演技有演技。

都是现实主义题材,一个征服高山,一个征服蓝天。

而且两部电影还有一个重要的相似之处:

都改编自真实事件

《攀登者》取材自1960年和1975年,中国人二次登上珠峰的事迹。

《中国机长》改编了2018年,川航3U8633航班的史诗级紧急迫降。

想必大家都很期待。

上映之前,鱼叔就来聊聊,这两部电影背后的真实故事

>>征服珠峰

1960年的5月24日。

这一天,中国登山队首次登上了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的峰顶。

这正是《攀登者》的原型故事。

中国登珠峰的举动,其实有着非常特殊的历史背景

上世纪50年代末,中苏决裂以后,国内的经济十分困难,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不高。

发生国际争端时,总是没什么发言权。

当时中国正在跟尼泊尔谈判,关于边界的问题

珠峰这个矗立在边界线上的世界最高点,就成了谈判桌上非常重要的一环。

中国提出跟尼泊尔平分珠峰,遭到了尼泊尔的回绝。

甚至嘲讽道:贵国都没爬上去过,凭什么分一半?

而世界上首次登顶珠峰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尼泊尔人。

人类首次登上珠峰的艾德蒙·希拉里(新西兰)和丹增·诺尔盖(尼泊尔)

所以登珠峰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不只是一次对自然发起的挑战。

更是一种国家实力的证明,和国际话语权的角逐

带着这样特殊的历史使命,中国登山队开始向珠峰发起冲击。

当时的纪录片

1960年3月,一支由214人组成的中国登山队,来到珠峰下的大本营。

这支从民间召集选拔出来的队伍并不「专业」。

炊事员,伐木工,地质工作者等各行各业的都有。

《攀登者》的预告中,也涉及到了「点将」这块历史。

3月24日开始,登山队多次攀登珠峰。

但高原、缺氧、严寒、风雪,各种情况接踵而来。

匮乏的物资,简陋的条件让队员们纷纷倒下。

受伤、牺牲时有发生。

到了5月17日,有实力继续登顶的队员,只剩下了4个

战斗力下降的这么快,除了跟设备条件有关,最主要的还是自然环境

从中国境内登顶,走的是珠峰北坡

而北坡的难度之大,跟尼泊尔境内的南坡,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当时英国的登山冒险家就曾说过,从北坡登顶是“几乎不可能的”,“飞鸟也无法飞过”。

珠峰北坡

5月24日,刘连满,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四位队员,开始向着这个不可能的目标前进。

北坡登顶要面临一个犹如天堑的坎儿,被称为第二台阶

这是一段20多米高,坡度超过70度的山壁。

最陡峭的地方大约4米,接近垂直,并且异常光滑,无处攀爬落脚。

为了登上第二台阶,刘连满主动作为人梯,让队友踩着自己的肩膀向上攀爬。

而队友为了不让登山鞋上锋利的冰爪伤到刘连满,脱掉了鞋,在海拔8700米的严寒下攀爬了一个小时。

过了第二台阶之后,刘连满体力已经消耗殆尽,抱着必死的信念留在了海拔8700米处。

剩下的三名队员把仅剩的氧气留给了他,然后继续前进。

终于,在经过了19小时、水米未进的攀登之后,5月25日凌晨4点20分,王富洲三人登顶珠峰

1960年的这次登顶,具有特殊的意义。

登山的四名队员不但三人登顶,并且四人全部归来

就连已经写下遗书的刘连满,也战胜了死神的召唤。

当时刘连满留下的遗书

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夜间登顶珠峰,也是首次从北坡登顶,更是首次不带氧气登顶。

一年后的1961年,《中尼边境条约》正式签署,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得到了解决。

但遗憾的是,因为条件简陋,当时的摄影器材无法做到夜间拍摄。

中国的这次登顶,没能留下影像资料

这引起了国际各方的质疑。

于是在1975年,中国登山队再度出发,二次挑战珠峰

这次,8名男队员和1名女队员成功登顶,潘多成为世界首位从北坡登顶的女性

不但如此,这次登顶,中国还做了两件事。

一是在峰顶竖起了测量觇标,测量出珠峰高度为8848.13米

这个数据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作为标准数据被全世界普遍采用。

2005年我国对高度重新测量后更正

二是在天险第二台阶处,搭建了高约6米的金属梯。

这个梯子在搭建后的33年内,成功帮助世界各地约1300名登山者登上了珠峰,被称为「中国梯」

直到2008年完成使命,被收藏进珠峰登山博物馆。

对于这段历史,就《攀登者》的预告来看,改编的幅度是比较明显的。

但重要的几个要素,比如首次登顶缺少影像资料的问题,还是保留了。

编剧阿来,从过去的作品来看,还算稳妥。

唯一的顾虑就是导演李仁港,近几年的作品平均下来及格线都达不到。

确实让人很不放心。

>>英雄机长

飞机是目前交通工具中失事概率最低的,可一旦出事,死亡率也是最高的。

《中国机长》的原型故事正是发生在去年的一次危险迫降。

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的一架空客A319飞机,执行从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任务。

早上6点27分,飞机从重庆的江北机场起飞。

搭载着119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前往拉萨贡嘎机场。

原本这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飞行任务,机长刘传健(电影中为刘长健)在这条线上已经飞行了100多次,整个流程都已经烂熟于心。

8633顺利的爬升到万米左右的高空,进入了平流层,开始巡航飞行

一般来说,飞机在起飞与降落的阶段不稳定因素较多,而平流层的巡航是相对稳定的状态。

半个小时后,8633航班已经飞过了成都机场,开始进入到青藏高原地区。

飞机稳定在9800米的位置,天气不错,视野良好,可以看到地上的层峦叠嶂。

刘传健与副机长此时的状态都很轻松。

3U8633机长刘传健

然而,惊变突然发生。

早上7点06分左右,正在平稳飞行的飞机,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爆炸声

刘传健在最初的惊愕过后,马上发现是前风挡玻璃的内层裂了。(飞机的风挡玻璃一般有三层)

玻璃有裂痕,就代表着承受力会下降,可能后续会引发其他问题。

刘传健当机立断,与成都区域的区调通话,告诉对方自己准备掉头,返航成都

事件尘埃落定后回头去看,他的果断成了这次事件的要点

因为就在他跟区调说明完情况后不到一秒,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和振动,已经破裂的风挡玻璃,整个都飞了出去。

这架正在万米高空中飞行的空中客车,突然开了「天窗」。

8633也跟成都区调,彻底失联

第二机长梁鹏

万米高空的气压只有一个大气压的30%左右,机舱内瞬间失压

副机长因为在巡航阶段解开了肩部安全带(巡航期间是允许解开的),被压力差产生的强大吸力,吸出了窗外,只剩下腿部的安全带将他拉住。

而刘传健这时已经无力拉他回来。

一是根本够不到。

二是,当时的时速达到了800公里,这意味着在挡风玻璃飞出去之后,刘传健正面对着220米/秒的强风。

这个风速有多强呢。

17级的超强台风,速度是60米/秒。

在这样强度的风力下,驾驶舱内各种材料全部吹飞,就连控制台都被风掀开。

所有的自动驾驶功能全部失灵,故障报告多到仪表盘都写不下了。

伴随强风而来的还有高空的严寒,气温骤降到零下40度

同时氧气稀薄,造成缺氧

此时的客舱内,所有的氧气面罩都已经落下,乘客开始吸氧保持清醒。

可刘传健连氧气面罩都戴不上去

强风,低温,缺氧,刘传健就是在这样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开始手动驾驶

这一段在电影预告里也能看到,跟原始事件相对比,还原度还是比较高的。

尤其是机长与区调沟通的内容,基本上是复刻了后来曝光的成都区调与8633对话录音。

在这段录音里,成都区调接收到8633的报告,确认了刘传健打算备降双流机场的行动。

紧接着就是一声爆裂,一阵杂音。

再呼叫8633,对面已经没有了回应。

多次呼叫无应答,十几秒后,成都区调果断开始净空

多个航线的不同航班纷纷上升高度,留出低高度空域给8633。

有一些航班偏航飞行,给迫降线路让路。

成都区域的区调调配各民航线路的同时,西部战区空军作战指挥中心也加入了紧急行动。

空域内不只是民航飞机,其它飞机也全部紧急避让。

地面待飞的飞机听令等候。

因为联系不上8633,区调掌握不了飞机的具体情况。

只能凭借着经验推断,配合迫降。

时间就是最宝贵的资源

消防,医护,指挥中心,机坪室,所有人都在行动。

而这里面的重中之重,还是机长刘传健。

高空环境恶劣,氧气更是有限,必须马上下降高度。

但问题就在于,从重庆到拉萨,是一条特殊的高高原航线

在这条线路上,飞机要跨越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

飞出高原区域之前,高度不足,就有跟山峰擦撞的风险。

这就要求8633要迅速的飞离高原区域。

但是高速飞行产生的冲击力太大,已经破损的机体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住。

更别提此刻正穿着单衣,面对强风和低温,手动驾驶飞机的刘传健。

一重重的难题摆在面前,每一步凭借的都是刘传健丰富的经验和过硬的技术。

这是一场万米高空上的生死博弈

这场紧急迫降,最后的结局大家也早就知道,

成功降落,全员生还(吸出驾驶舱的副机长也在压力差消失后顺着风爬回来了)

不可不谓是一次世界瞩目的奇迹。

而刘传健,也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我们的英雄机长

值得一提的是,刘传健在多个场合被拍摄到佩戴某品牌腕表。这是品牌难得的宣传机会,便立刻向他发出了合作邀请。

但没想到,被刘传健婉拒了。

放弃这样一笔不菲的代言费,也能侧面看出刘传健的气节。

不过,电影为了还原真实状况,还是让饰演机长的张涵予佩戴了这款表。

而对于张涵予的演绎,以及沉稳老练的气质,着实让人放心。

只是导演刘伟强,虽然曾拍出了《无间道》《雏菊》这样的好片,但近几年的作品有些不尽人意。

所以《中国机长》的成片质量,目前还不好说,希望能对得起背后的故事。

>>成为电影

依据真实事件改编电影,故事的框架是现成的,看似容易。

但真想要做好,却很难。

既不能流于表面,单纯重现事件过程,把电影变成了新闻纪录片

又不能强行煽情,无泪尬哭,只剩下口号,变成假大空

这两部电影涉及的灾难和冒险题材,在国产电影中能称得上优秀的并不太多。

希望这次能有好的表现。

豆瓣中国产灾难片的口碑排行榜

关于《攀登者》和《中国机长》,鱼叔还想多唠叨两句。

这是两部都是主旋律电影。

但是「主旋律」只是属性之一,就像「励志」或者「文艺」,不能成为评价时戴起的有色眼镜

红色不行,黑色也不行。

我们评价一部电影好还是差,最重要的就是始终从影片本身的质量出发。

不是一看到是主旋律题材,二话不说先闭着眼给一个差评,其实压根看都没看。

也不是因为主旋律,那么就只允许夸赞,给所有批评的声音扣上卖国贼的帽子。

面对主旋律电影闭眼黑或者无脑吹,都是很愚蠢的行为。

而面对不同意见,刻意忽略评价内容,强行上纲上线到爱国与否,不仅是蠢,更是恶。

毕竟有时候片子的好还是烂,跟它是不是主旋律真没多大关系。

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必然带着它的观念和立场。

但如果用立场代替了质量来评价一部电影。

那才是我们的悲哀。

愿中国好故事不要拍砸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秋档刚过,国庆档来了。

短短7天,集合了11部新片。

这其中,有两部最「硬」。

《攀登者》和《中国机长》。

都是硬汉戏,同一天上映,正面刚。

这两部电影,卡司都很强。

一边是吴京,章子怡,胡歌。

一边是张涵予,袁泉,李现。

要流量有流量,要演技有演技。

都是现实主义题材,一个征服高山,一个征服蓝天。

而且两部电影还有一个重要的相似之处:

都改编自真实事件

《攀登者》取材自1960年和1975年,中国人二次登上珠峰的事迹。

《中国机长》改编了2018年,川航3U8633航班的史诗级紧急迫降。

想必大家都很期待。

上映之前,鱼叔就来聊聊,这两部电影背后的真实故事

>>征服珠峰

1960年的5月24日。

这一天,中国登山队首次登上了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的峰顶。

这正是《攀登者》的原型故事。

中国登珠峰的举动,其实有着非常特殊的历史背景

上世纪50年代末,中苏决裂以后,国内的经济十分困难,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不高。

发生国际争端时,总是没什么发言权。

当时中国正在跟尼泊尔谈判,关于边界的问题

珠峰这个矗立在边界线上的世界最高点,就成了谈判桌上非常重要的一环。

中国提出跟尼泊尔平分珠峰,遭到了尼泊尔的回绝。

甚至嘲讽道:贵国都没爬上去过,凭什么分一半?

而世界上首次登顶珠峰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尼泊尔人。

人类首次登上珠峰的艾德蒙·希拉里(新西兰)和丹增·诺尔盖(尼泊尔)

所以登珠峰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不只是一次对自然发起的挑战。

更是一种国家实力的证明,和国际话语权的角逐

带着这样特殊的历史使命,中国登山队开始向珠峰发起冲击。

当时的纪录片

1960年3月,一支由214人组成的中国登山队,来到珠峰下的大本营。

这支从民间召集选拔出来的队伍并不「专业」。

炊事员,伐木工,地质工作者等各行各业的都有。

《攀登者》的预告中,也涉及到了「点将」这块历史。

3月24日开始,登山队多次攀登珠峰。

但高原、缺氧、严寒、风雪,各种情况接踵而来。

匮乏的物资,简陋的条件让队员们纷纷倒下。

受伤、牺牲时有发生。

到了5月17日,有实力继续登顶的队员,只剩下了4个

战斗力下降的这么快,除了跟设备条件有关,最主要的还是自然环境

从中国境内登顶,走的是珠峰北坡

而北坡的难度之大,跟尼泊尔境内的南坡,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当时英国的登山冒险家就曾说过,从北坡登顶是“几乎不可能的”,“飞鸟也无法飞过”。

珠峰北坡

5月24日,刘连满,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四位队员,开始向着这个不可能的目标前进。

北坡登顶要面临一个犹如天堑的坎儿,被称为第二台阶

这是一段20多米高,坡度超过70度的山壁。

最陡峭的地方大约4米,接近垂直,并且异常光滑,无处攀爬落脚。

为了登上第二台阶,刘连满主动作为人梯,让队友踩着自己的肩膀向上攀爬。

而队友为了不让登山鞋上锋利的冰爪伤到刘连满,脱掉了鞋,在海拔8700米的严寒下攀爬了一个小时。

过了第二台阶之后,刘连满体力已经消耗殆尽,抱着必死的信念留在了海拔8700米处。

剩下的三名队员把仅剩的氧气留给了他,然后继续前进。

终于,在经过了19小时、水米未进的攀登之后,5月25日凌晨4点20分,王富洲三人登顶珠峰

1960年的这次登顶,具有特殊的意义。

登山的四名队员不但三人登顶,并且四人全部归来

就连已经写下遗书的刘连满,也战胜了死神的召唤。

当时刘连满留下的遗书

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夜间登顶珠峰,也是首次从北坡登顶,更是首次不带氧气登顶。

一年后的1961年,《中尼边境条约》正式签署,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得到了解决。

但遗憾的是,因为条件简陋,当时的摄影器材无法做到夜间拍摄。

中国的这次登顶,没能留下影像资料

这引起了国际各方的质疑。

于是在1975年,中国登山队再度出发,二次挑战珠峰

这次,8名男队员和1名女队员成功登顶,潘多成为世界首位从北坡登顶的女性

不但如此,这次登顶,中国还做了两件事。

一是在峰顶竖起了测量觇标,测量出珠峰高度为8848.13米

这个数据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作为标准数据被全世界普遍采用。

2005年我国对高度重新测量后更正

二是在天险第二台阶处,搭建了高约6米的金属梯。

这个梯子在搭建后的33年内,成功帮助世界各地约1300名登山者登上了珠峰,被称为「中国梯」

直到2008年完成使命,被收藏进珠峰登山博物馆。

对于这段历史,就《攀登者》的预告来看,改编的幅度是比较明显的。

但重要的几个要素,比如首次登顶缺少影像资料的问题,还是保留了。

编剧阿来,从过去的作品来看,还算稳妥。

唯一的顾虑就是导演李仁港,近几年的作品平均下来及格线都达不到。

确实让人很不放心。

>>英雄机长

飞机是目前交通工具中失事概率最低的,可一旦出事,死亡率也是最高的。

《中国机长》的原型故事正是发生在去年的一次危险迫降。

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的一架空客A319飞机,执行从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任务。

早上6点27分,飞机从重庆的江北机场起飞。

搭载着119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前往拉萨贡嘎机场。

原本这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飞行任务,机长刘传健(电影中为刘长健)在这条线上已经飞行了100多次,整个流程都已经烂熟于心。

8633顺利的爬升到万米左右的高空,进入了平流层,开始巡航飞行

一般来说,飞机在起飞与降落的阶段不稳定因素较多,而平流层的巡航是相对稳定的状态。

半个小时后,8633航班已经飞过了成都机场,开始进入到青藏高原地区。

飞机稳定在9800米的位置,天气不错,视野良好,可以看到地上的层峦叠嶂。

刘传健与副机长此时的状态都很轻松。

3U8633机长刘传健

然而,惊变突然发生。

早上7点06分左右,正在平稳飞行的飞机,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爆炸声

刘传健在最初的惊愕过后,马上发现是前风挡玻璃的内层裂了。(飞机的风挡玻璃一般有三层)

玻璃有裂痕,就代表着承受力会下降,可能后续会引发其他问题。

刘传健当机立断,与成都区域的区调通话,告诉对方自己准备掉头,返航成都

事件尘埃落定后回头去看,他的果断成了这次事件的要点

因为就在他跟区调说明完情况后不到一秒,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和振动,已经破裂的风挡玻璃,整个都飞了出去。

这架正在万米高空中飞行的空中客车,突然开了「天窗」。

8633也跟成都区调,彻底失联

第二机长梁鹏

万米高空的气压只有一个大气压的30%左右,机舱内瞬间失压

副机长因为在巡航阶段解开了肩部安全带(巡航期间是允许解开的),被压力差产生的强大吸力,吸出了窗外,只剩下腿部的安全带将他拉住。

而刘传健这时已经无力拉他回来。

一是根本够不到。

二是,当时的时速达到了800公里,这意味着在挡风玻璃飞出去之后,刘传健正面对着220米/秒的强风。

这个风速有多强呢。

17级的超强台风,速度是60米/秒。

在这样强度的风力下,驾驶舱内各种材料全部吹飞,就连控制台都被风掀开。

所有的自动驾驶功能全部失灵,故障报告多到仪表盘都写不下了。

伴随强风而来的还有高空的严寒,气温骤降到零下40度

同时氧气稀薄,造成缺氧

此时的客舱内,所有的氧气面罩都已经落下,乘客开始吸氧保持清醒。

可刘传健连氧气面罩都戴不上去

强风,低温,缺氧,刘传健就是在这样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开始手动驾驶

这一段在电影预告里也能看到,跟原始事件相对比,还原度还是比较高的。

尤其是机长与区调沟通的内容,基本上是复刻了后来曝光的成都区调与8633对话录音。

在这段录音里,成都区调接收到8633的报告,确认了刘传健打算备降双流机场的行动。

紧接着就是一声爆裂,一阵杂音。

再呼叫8633,对面已经没有了回应。

多次呼叫无应答,十几秒后,成都区调果断开始净空

多个航线的不同航班纷纷上升高度,留出低高度空域给8633。

有一些航班偏航飞行,给迫降线路让路。

成都区域的区调调配各民航线路的同时,西部战区空军作战指挥中心也加入了紧急行动。

空域内不只是民航飞机,其它飞机也全部紧急避让。

地面待飞的飞机听令等候。

因为联系不上8633,区调掌握不了飞机的具体情况。

只能凭借着经验推断,配合迫降。

时间就是最宝贵的资源

消防,医护,指挥中心,机坪室,所有人都在行动。

而这里面的重中之重,还是机长刘传健。

高空环境恶劣,氧气更是有限,必须马上下降高度。

但问题就在于,从重庆到拉萨,是一条特殊的高高原航线

在这条线路上,飞机要跨越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

飞出高原区域之前,高度不足,就有跟山峰擦撞的风险。

这就要求8633要迅速的飞离高原区域。

但是高速飞行产生的冲击力太大,已经破损的机体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住。

更别提此刻正穿着单衣,面对强风和低温,手动驾驶飞机的刘传健。

一重重的难题摆在面前,每一步凭借的都是刘传健丰富的经验和过硬的技术。

这是一场万米高空上的生死博弈

这场紧急迫降,最后的结局大家也早就知道,

成功降落,全员生还(吸出驾驶舱的副机长也在压力差消失后顺着风爬回来了)

不可不谓是一次世界瞩目的奇迹。

而刘传健,也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我们的英雄机长

值得一提的是,刘传健在多个场合被拍摄到佩戴某品牌腕表。这是品牌难得的宣传机会,便立刻向他发出了合作邀请。

但没想到,被刘传健婉拒了。

放弃这样一笔不菲的代言费,也能侧面看出刘传健的气节。

不过,电影为了还原真实状况,还是让饰演机长的张涵予佩戴了这款表。

而对于张涵予的演绎,以及沉稳老练的气质,着实让人放心。

只是导演刘伟强,虽然曾拍出了《无间道》《雏菊》这样的好片,但近几年的作品有些不尽人意。

所以《中国机长》的成片质量,目前还不好说,希望能对得起背后的故事。

>>成为电影

依据真实事件改编电影,故事的框架是现成的,看似容易。

但真想要做好,却很难。

既不能流于表面,单纯重现事件过程,把电影变成了新闻纪录片

又不能强行煽情,无泪尬哭,只剩下口号,变成假大空

这两部电影涉及的灾难和冒险题材,在国产电影中能称得上优秀的并不太多。

希望这次能有好的表现。

豆瓣中国产灾难片的口碑排行榜

关于《攀登者》和《中国机长》,鱼叔还想多唠叨两句。

这是两部都是主旋律电影。

但是「主旋律」只是属性之一,就像「励志」或者「文艺」,不能成为评价时戴起的有色眼镜

红色不行,黑色也不行。

我们评价一部电影好还是差,最重要的就是始终从影片本身的质量出发。

不是一看到是主旋律题材,二话不说先闭着眼给一个差评,其实压根看都没看。

也不是因为主旋律,那么就只允许夸赞,给所有批评的声音扣上卖国贼的帽子。

面对主旋律电影闭眼黑或者无脑吹,都是很愚蠢的行为。

而面对不同意见,刻意忽略评价内容,强行上纲上线到爱国与否,不仅是蠢,更是恶。

毕竟有时候片子的好还是烂,跟它是不是主旋律真没多大关系。

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必然带着它的观念和立场。

但如果用立场代替了质量来评价一部电影。

那才是我们的悲哀。

愿中国好故事不要拍砸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